产业快讯

• 魏玉栋:乡村振兴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 • 陕西加快培育发展制造业优质企业的实施方案出炉 • 陕西省组织申报第十批省级工业品牌培育示范企业 • 陕西启动2023年度重点产业链发展项目申报工作 • 我国将建立全国及地方碳排放统计核算制度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产业观点

魏玉栋:乡村振兴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

来源:陕西产业网   作者:峰云汇   时间:2022-08-22 10:35:23

魏玉栋:乡村振兴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

微信图片_20220822103326.png

作者魏玉栋系美丽乡村建设评价国家标准专家审查组组长、原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

进入新世纪后,“三农”工作连续迈出三大步。2005年,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“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”,遏制住了“三农”的颓势;2013年,全国启动美丽乡村创建活动,为乡村的发展找到了方向;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,开启了“三农”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。

如何理解“乡村振兴”呢?第一,乡村振兴不是一场“运动”,而是新一轮农村改革探索。

乡村振兴要依靠改革、依靠群众。问题要通过改革来解决,困难要通过改革来克服,险滩要通过改革来渡过,动力要通过改革来提供,“改革”无疑是乡村振兴的一个最重大命题。因为只有改革,才能发展乡村。

改革的实质是体制创新,推动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。乡村振兴过程中,首先要避免“运动”思维和“运动”行为,避免把一个地方的乡村振兴搞成一场运动。国家《乡村振兴战略规划(2018—2022年)》里,明确要求“避免负债搞建设,防止刮风搞运动”。实际工作中,个别地方、个别干部没有提“运动”这个词,但是或多或少工作有“运动”惯性、思想有“运动”念头。振兴乡村,首先要避免伤害乡村。

第二,乡村振兴战略不再是“零敲碎打”,应是系统性解决“三农”问题。

“三农”领域一些瓶颈性问题到底怎么解决,中央一直在探索。从近20年来中央作出的一系列重要部署中,能够看得出这种探索的轨迹,也能解读出其中的调整和变化。譬如,2004年以来的19个中央一号文件的主题,在2018年之前,基本上是每年聚焦于“三农”领域里的一个重要问题,采用的是各个击破的战术。2017年底召开的党的十九大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,改变了“打法”,这种改变不只是“战术”变成了“战略”,更体现开始整体、系统地解决问题了,是一种思维的改变。

新中国成立以来,在此之前中央至少有两次是想系统性解决“三农”问题的。第一次是20世纪50年代的合作化运动。以1951年9月中央召开的第一次互助合作会议为起点,对私有性质的小农经济进行社会主义改造,确立了“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”的生产资料集体所有制。第二次是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农村改革。这次改革基本没有动产权制度,而是在经营制度上进行了颠覆性改革。告别大集体,从“承包到组”到“承包到户”、从“包产到户”到“包干到户”的演进,奠定了家庭联产承包制的基本格局。这次改革的一些做法于1962年在山东等地、1971年至1976年在福建等地曾探索过,因为历史原因而没有推广。1978年12月,安徽凤阳小岗村开始了“大包干”,新的经营制度在全国确立,大大推动了“三农”的发展。第三次就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和实施,这一次是面对新的形势、新的需求、新的问题、新的目标,进行的一次新的系统性探索。

第三,乡村振兴过程中不能否定“乡村”,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、再挖掘。

乡村不是简单的几座房子、几片地,而是有气质有个性、知道疼懂冷暖的有机生命体,更有自己独特的发展规律。对乡村给予充分尊重、对其发展规律给予充分尊重,是乡村建设的前提。

在实际工作中,出现了一种现象:一些人戴着一副城市眼镜、甚至是一副“洋眼镜”走到乡村里,一边喊着“城市里有的,咱乡村也要有”,一边按照他们想象的样子帮着农民群众“振兴”乡村。还有一些地方一刀切地“建新拆旧”,把很多古厝、古宅、古村一推了之。之所以会出现这些奇怪的现象,就是这些地方没有意识到,乡村振兴应回归到价值层面,乡村振兴的过程实际上是一个对乡村价值再认识、再挖掘的过程。只有做到这一个点,乡村才有振兴的可能。

第四,乡村振兴不是一味地“给”,其着力点是激发乡村发展的内在动力与活力。

在之前的乡村建设中,很多地方“政府官员在使劲干,农民群众在旁边看”。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,主要是没有体现农民的主体地位,没有维护农民的主体利益,没有发挥农民的主体作用。活儿干了不落好,得不到群众认可。乡村振兴不能再延续这样的老思维、老路子,不能再简单地、一味地“给”。

乡村振兴战略是给“三农”赋能的战略,赋能的指向很清楚,就是引导、帮助乡村培养自我发展能力、建树自信心。从这个角度来讲,乡村振兴显然不只是搞搞卫生、做做绿化、建些基础设施。如果说要“给”,那就是围绕着“培养自我发展能力、建树自信心”给政策、给环境、给条件、给撬板,把功夫用在乡村的“内功”建设上。显然,“乡村的自我发展能力、乡民的自信心”是检验乡村振兴成果非常重要的指标。

第五,乡村振兴的重要目标是重新定义城乡关系。

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从某种角度上,是在重新定义城乡关系。具体而言,一是统筹城乡发展空间,加快形成城乡融合发展的空间格局。二是优化乡村发展布局,坚持人口资源环境相均衡。三是完善城乡融合发展政策体系,为乡村振兴注入新动能。

第六,乡村振兴需要进行更多创新创造。

乡村振兴每一项工作都需要具有创新性,不是以前工作的简单复制粘贴。这是因为面临的形势不一样了,客观环境不一样了,群众的需求不一样了,遇到问题不一样了,工作的内容不一样了,方式方法自然也应该不一样了。

乡村振兴战略一方面要破解以前积攒下来的瓶颈性问题,另一方面更多地要去破解未来的发展问题。只有一条路能解决乡村问题通向乡村振兴的未来,那就是创新之路。而创新需要在思想上充分准备、在理念上腾笼换鸟、在政策上破旧立新、在行动上勇于探索。

纵观国内外历史,盛世都有一个共同的标志,那就是乡村的富庶。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,在民族复兴、国家富强的道路上,我国的乡村振兴也一定能够实现。


[责任编辑:admin2]

相关资讯

  • 手机端观看

  • 扫一扫关注公众号

产业人物

黄奇帆:实现共同富裕,应有五方面路径要求

近日,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在新书《共同富裕:科学内涵与实现路径》中详谈了 ...

部长访谈—宁吉喆: 明年经济工作怎么干?

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,明年经济工作要稳字当头、稳中求进。对于当前的经 ...

产业观点

魏玉栋:乡村振兴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

魏玉栋:乡村振兴是对乡村价值的再认识

作者魏玉栋系美丽乡村建设评价国家标准专家审查组组长、原农业部美丽乡村创建办公室主任...

更多>>